<form id="xrddb"></form>
<address id="xrddb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xrddb"></address>

<span id="xrddb"><progress id="xrddb"><thead id="xrddb"></thead></progress></span>

<address id="xrddb"><address id="xrddb"><listing id="xrddb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xrddb"><form id="xrddb"><nobr id="xrddb"></nobr></form>

    內容正文

    把武漢做進畢業設計

     2020-05-20 11:18:57  來源:廣東省工業設計協會  次瀏覽

    黃一洋做好進入隔離區拍攝的準備。受訪者供圖
     
    黃一洋拍下武漢市民老舒一家的年夜飯。受訪者供圖

           黃一洋的硬盤里,存了3TB的武漢,從初冬到暮春。

           這個大學生2019年12月到武漢拍攝畢業設計作品,在清華大學新聞學院讀書的幾年里,他已經導演制作了6部紀錄短片。

           到武漢,他是要拍市民老舒,記錄這位飛行器發燒友制作出“飛行背包”并試飛成功。

           抵達時正值隆冬,天氣濕冷,老家在江西新余的黃一洋倒是挺適應。“過早”對武漢人來說是件大事,他入鄉隨俗,每天陪著老舒吃熱干面。

           “過早”之后,老舒會投入到飛行器的制作中。黃一洋跟著拍,記下他去鋼材市場找零件、在飯桌上和同好交流“飛天夢”的時刻。

           新冠疫情暴發后,老舒的夢被摁了暫停鍵,黃一洋的拍攝也陷入停滯。

           除夕夜,這個22歲的小伙子爬上賓館天臺,視野中城市燈火通明,但街道空空蕩蕩。零點前后,煙花綻開的聲響傳來。

           “多年以后回想起來,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難忘、最沒有年味的春節了。”他特別想念家人。

           他和班上同學交流后發現,幾個好友本來打算和他一樣,以畢業設計的形式參加答辯,最終都改成了寫論文。

           2月7日,老舒經營的酒店經改造成為隔離區,接收“密切接觸者”和“疑似病例”。黃一洋接受導師的建議,將拍攝重心從老舒的浪漫天空轉回到眼前的現實世界。

           老舒仍是紀錄片的主要拍攝對象,他的身份變為武漢普通的九百萬分之一。黃一洋也拍下隔離區的志愿者、社區的工作人員和武漢街頭巷尾的情景。他無法自由出入小區,只有在老舒的帶領下才可以外出拍攝。而老舒基本都待在家里,只有在酒店需要他維修設備和做清潔時才會出門。

           “我經常一收到他出門的消息就拿著相機往外跑。”拍攝計劃趕不上變化,黃一洋只能大概確定,4月結束拍攝開始剪輯。

           武漢的光影碎片在他的硬盤里累積。為了不錯過素材,黃一洋隨時背著相機。一度有傳言稱武漢超市將在3天之內全部關門,他趕緊去超市,拍下市民搶購和空空的貨架。

           老舒酒店的情況也被黃一洋記錄下來。“在現場用心聽,可以聽到很多有價值的素材。”他拍下老舒和酒店志愿者、社區工作人員的對話。居委會大叔笑稱自己是家中“強盜”,因為每天在隔離區工作,晚上回家時家人見他就躲。

           武漢人的熱情和樂觀感染了黃一洋,受訪者常常會在拍攝結束后給他加油打氣。有一段時間,賓館房間點不到外賣,老舒每天都會叫他去家里吃飯,還給他送來水果。

           “我算是一個樂觀的人,但有段時間壞消息特別多,還是很害怕的。”黃一洋回憶,有些志愿者會拿疫情開不痛不癢的玩笑,他聽到后,心里的恐慌與不安會得到紓解。

           在一些人的印象中,黃一洋靦腆寡言。他語速不快,聲音柔和,“其實不喜歡和陌生人深度交流”。比起做記者,以觀察的方式拍攝紀錄片更讓他覺得舒適。他已經習慣了躲在一旁,但這一次,鏡頭下的內容與他的生活產生密切關聯。

           “我之前拍的有些是純粹的記錄。”他停頓了片刻繼續說道,“這部作品會有更多個人體會在里面,畢竟我的生活也受到了影響,也許在觀眾看來就沒那么客觀了。”他無法保持冷眼旁觀的狀態,于是開始思考紀錄片的客觀屬性與創作者個人表達之間的關系。

           在提到紀錄短片《手機里的武漢新年》時,黃一洋說,這部短片由網絡素材拼接而成,很大一部分來自武漢日常生活影像,“很直接,很有力,傳遞出的情感可以調動更多不在武漢的人的共同情緒。這是很有必要的,我們看了會更加團結。” 以前,他覺得紀錄片的史料屬性更重,創作者要非常克制,如今他同樣看重作者的表達,“特別是在重大的公共事件中,紀錄片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公共對話的工具”。

           黃一洋的一位學長是奔赴武漢一線的記者,“他寫的每篇稿子都讓我覺得很觸動,身在武漢的人需要把真實的武漢傳遞給不在場的人”。

           2020年4月8日,武漢結束了76天的封城。

           那天陽光明媚,黃一洋下樓后發現,許多居民戴著口罩坐在小板凳上曬太陽,彼此保持兩到三米的距離。陽光原本再平凡不過,但他卻有“久違”的感覺,因為 “那是幾個月來我見到的最有生活氣的畫面了。”

           黃一洋曾幫老舒對酒店進行清理和消毒,其中一次連續工作了7個小時。防護服的透氣性差,脫下時全身是汗,體力透支。他體驗深刻,“對我而言是偶爾,對醫護人員是常態”。

           過去,黃一洋嫌學校里的生活“乏味”,“看到的世界太小,眼光太狹隘了”。在他看來,拍攝紀錄片是探索“外面世界”的窗口。他拍過山西的牧羊歌手、張家口的老導游、北京的捉鬼人、夜晚娛樂場所的變裝皇后等,都是他在校園里無法了解的群體,“這個世界多豐富啊”。

           他喜歡搖滾樂“自由而個人化的表達”,喜歡瀟灑自在、享受足球的梅西。他是清華大學備受關注的特獎畢業生,但他不喜歡別人提。“因為我清楚,我做的這些事情跟那些做出科技成果的大神相比算不了什么,就別在臺上包裝自己了。”

           他有非常欣賞的紀錄片導演,但否認作品風格受其影響,“怕褻瀆他”。他對日本電影導演是枝裕和的一段話印象深刻:“創作者并非世界的掌控者,而是先死心塌地接受世界存在著種種不自由的前提下,再把這種不自由當做‘有趣’的因素,才是最好的紀錄片形態。”

           “以前我總覺得生活無聊,每天想著明天,未來,外面的世界,現在我覺得,日常有很多值得留意的點滴。”黃一洋決定了,之后會讓創作進入冷靜期,不再帶著相機四處拍攝,好好在校園里待一待。

           “我不知道這份珍惜能持續多久,但我現在真的很想回學校,想回家。”


   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電話:(020)83396560、(020)83197681 傳真: (020)83197681 E-Mail: gdida@163.com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

    Copyright 2009-2019 廣東工業設計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4035144號-4地址: 廣州市海珠區新港西路152號152創意工場202室  郵編: 510030

    日日橹狠狠爱欧美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